当前位置: 首页 >> 饮品

不是外卖难做了而是商业逻辑变了较好

2020-11-18

来源:

人气:1

不是外卖难做了,而是商业逻辑变了

[ 亿欧导读 ] 下半场,巨头们拼的是产业的深度整合,用户体验和生态协同效应将是决定谁能胜出的拐点。

“开始扣15%,到18%,22%,王兴够狠,涨价不说,还连涨了三次。”

商家们没想到,熬过了2018年寒冬,如今却倒在行业巨头的现实面前。

近日,不少人摇旗呐喊“逃离美团外卖”,大有当年打倒吃肉吸血地产商的气势。

即便如此,美团态度依然坚决。

美团知道,外卖行业已经走过了市场培育期,在手握64.6%市场份额的当下,是时候和饿了么决一死战了,即使道路中间会铺满无数炮灰。

巨头对决,行业迎来发展拐点“佣金提高是因为平台运营成本和人力成本的提高。而商家退出,则是部分商户合约到期,或被市场淘汰后的结果。”

面对涨价争议,美团如是回复。

美团是有底气的,上市后美团点评的一季报远超投资者预期。最新财报显示,美团点评当季营收192亿元人民币,经营亏损13.03亿元,较上一季度表现为收入激增,亏损收窄。

其中原因之一便是餐饮外卖WordPress890.0322%降低了对商家和用户的补贴,财报中美团点评在第一季度的销售及营销开支占总收入的百分比由上个季度的22.9%降至19.3%。

美好的数字背后,苦了不少商户,2019年续签合同的商家,大都被增收服务费,除了那些撤离的,剩下不少“下有对策”份子,或绕过平台发放订餐卡、或提高外卖价格、或搞代运营求生存去了。

这种情况美团不得不警示。虽说亏损收窄,但从财报中美团2019年Q1季度外卖交易额为756亿元,对比2018年Q4季度802亿元交易额,其实际呈下滑趋势。

更何况饿了么在市场份额争夺方面正不遗余力的出招,2018年10月,饿了么与口碑合并后,开始主动出击,饿了么专攻“到家”方向、口碑主攻“到店”服务,两路夹击。

到了2019年,美饿两家加大粮草投入,饿了么CEO王磊放出豪言:“在夏季战役的两个月,饿了么将投入30亿用于补贴,从而希望达到提升市场份额的效果”。

而美团迫于压力,涨价之余仍然宣布将于2019年投入110亿元扶持商户,主要用于行业大营销计划、全面数字化升级、深入供应链服务和先锋商户奖励政策等4个方面。

从美团战略来看,外卖行业市场培育期已经成熟。下半场,巨头们拼的是产业的深度整合,用户体验和生态协同效应将是决定谁能胜出的拐点。

外卖没有边界,三四线城市外卖平台硝烟弥漫都说逃离美团,能逃去哪?不少商家将眼光瞄准了三四线。

也许巨头占据的市场份额过于霸道,很多人往往会忽略三四线那些正在崛起的外卖新势力。

在三四线城市里,不少外卖创业平台成绩傲人,以你可能又会认为突破盘区才可能上涨“急先蜂”为代表的海南本地特色外卖平台一炮而响,在自贸区的风口上抓住了机遇。在武汉也有主打小程序叫外卖的“叫哇外卖”悄然崛起,他们小跑进场,试图在这个万亿市场里分一杯羹。

目标人群不同,平台特色无疑是不一样的。以急先蜂为例,其贯彻的策略是拉拢本地特色老店,这些老店都有明显的特征,本地人对其的认可度较高。老店是几代人的情怀,但普遍不在意品牌形象,外来人口对本地化的特色美食往往不太了解,急先蜂则给予老店深度扶持,将他们带到消费者面前。

在足够差异化的情况下,急先蜂迅速成长,获得政府投资背书,同时在代理费为0及低于市面价抽佣的引诱下,其订单量及入驻商户惊人爆发,成为海南一霸,据悉急先蜂如今已将市场开拓至全国。

如此看来,在巨头的夹缝之下,仍然存在不少可能性。而对于商家来说,如何定位自身,包括在定价以及运营方面,都是未来必须结合市场重新考虑的点,而本地特色等身份,或者找寻发力小程序等新渠道平台,都是不错的选择。

潮起潮落间,外卖行业塑造消费新逻辑说到底,从来不是外卖难做了,而是其中的商业逻辑在几年间发生了改变。

首先,外卖行业不再是培育市场阶段,平台要求高客单、力推点金推广等方面旨在提高行业门槛。除了淘汰掉赚钱能力弱的小作坊,另一方面也在逼迫中部商家做取舍,是加大投入做品牌化还是继续降低成本做销量,目前便是分化的过程。

其次,外卖发展与代际更迭密不可分。2019年点外卖人数更趋于年轻化,在他们之中,外卖已经成为社交新载体。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8年第四季度多人用餐仍然为用户点餐主流,分别有45.0%和22.5%的受访用户外卖点餐是在和同事朋友社交的环境下进行的,可见外卖不只是宅们的个人代名词,背后已经转变成年轻人喜爱的新社交消费形式。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绊脚食;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

宝宝几个月不胀气
降压的首选药物
枣庄治疗白癜风医院费用
TAG:
相关内容